七级裸体片

歡迎您~
 
當前位置: 行業動態 » 原輔料資訊 » 正文

2021展望:益生元正在創造歷史

  •   來源:腸道產業  作者:KimberlyJ.Decker  發布日期:2021-02-24     
 編者按:

COVID-19 大流行讓消費者迫切希望能夠加強自身健康尤其是免疫健康?紤]到腸道健康與免疫健康之間的重要聯系,消費者不斷加強的健康需求將不僅促進維生素 C 等膳食補充劑的發展,還可能會推動益生元產品的發展。

今天,我們共同關注益生元。希望本文能夠為相關的產業人士和諸位讀者帶來一些啟發和幫助。

01

疫情推動益生元的發展

COVID-19 疫情將被載入史冊,究其原因,或許有很多,其中就包括疫情促進了膳食補充劑的銷量。

由于疫情,消費者迫切希望能加強自身內在“儲備”,并為此不惜一切方式。從維生素 C 和維生素 D,到鋅、抗氧化劑和 Ω-3,任何與此相關的產品,即便沒有被搶購一空,其銷量也至少比新冠疫情爆發之前更高了。

但是加強內在儲備并不僅限于加強免疫系統。畢竟,免疫力很復雜,而這其中,腸道健康尤為重要。

這就是這場疫情之所以有可能推動益生元和其他產品市場發展浪潮的原因——正如越來越多的科學研究表明,這些功能性纖維對增強腸道和免疫健康十分有效,它們正以一己之力創造歷史。

 

02

關注腸道健康

這場疫情無疑使公眾開始意識到飲食和身體抵御外來入侵物能力之間的關系。正如美國 Beneo 公司銷售總監 Jon Peters 所述,一項 2020 年的 FMCG Gurus 調研表明,自 COVID-19 疫情以來,80%的消費者希望能夠吃得更健康,“這反映在消費者對具有增強免疫健康功能的食品和飲料的興趣日益濃厚。”

從好的方面來講,“均衡營養和巧妙的營養搭配會可持續性地促進人體內在抵抗力,”他接著說,“而若改變營養搭配,哪怕只是微小的改變,也會對人體的抵抗力(抵御病原體侵入等)產生重大影響。”

不過如果我們對免疫力的了解越多,那么我們就越能理解免疫力其實并不僅僅是免疫系統的問題。

正如 Peters 所解釋的,“我們的內在抵抗力包括復雜的免疫系統,以及健康且功能正常的腸道屏障和平衡的菌群。這些要素相互關聯且又都位于腸道。”

消費者開始越來越多地掌握這一概念。一份健康焦點國際 2020 年全球健康報告表明,在消費者心目中,與腸道健康有關的益處中,免疫功能位列前三。

“因此,由于腸道菌群和免疫系統的直接相互影響,”Peters 繼續說,“消費者開始關注那些可以同時增強腸道健康和免疫健康的營養成分。”這其中就包括益生元。

當然,正如 Peters 所稱道的,益生元又可稱之為益生菌(如雙歧桿菌)的“首選營養物質”。采用益生元進行喂養,從而使雙歧桿菌等益生菌種有選擇性的增加。而益生菌種的選擇性增加是腸道健康的標志。

雙歧桿菌和其他益生菌種會使諸如菊粉和低聚果糖的益生元纖維(通常來源于菊苣根)發酵,在這過程中會產生副產物,這些副產物會進一步影響腸道生態系統及其代謝輸出。Peters 說:“這種益生元發酵模式對某些益生元纖維在結腸內外的有益作用至關重要。”

事實上,他繼續說,研究表明,每天攝入 5 克(約 1 茶匙)菊粉或低聚果糖可以顯著增加雙歧桿菌的數量,“因此增強消化系統健康和整體健康的同時,其實也是在幫助人體塑造良好的內在防御狀態。”

消費者也開始明白這一點。結合 2020 年 FMCG Gurus 有關 COVID-19 的報告相關數據,Peters 提到,“已經有 53%的消費者認為益生元有助于增強免疫健康。”

 

03

不依賴益生菌

但益生元的好處不僅僅在于可以優先促進腸道益生菌的生長。正如 GRAS Associates / Nutrasource Inc.科學事務部主任 Susan J.Hewlings 博士所述,益生元也可以“在不依賴益生菌的情況下調節人體菌群的組成和活性。”

考慮到雖然我們的大多數常駐微生物位于我們的胃腸道,但實際上肺也容納了少數微生物。因此,Hewlings 解釋說:“這對于呼吸道感染以及人體對感染呼吸道的病毒和病原體的反應和恢復能力都有潛在意義。”她指出,研究表明,攝入益生元不僅可以通過促進有益微生物生長的方式來提高免疫力,或許還可以通過增加細胞因子水平來實現1。

2019 年的一項研究進一步證明了益生元對免疫存在直接影響2,該研究將人乳寡糖系列 2'-巖藻糖基乳糖(2'FL)與益生元短鏈低聚半乳糖(GOS)和長鏈低聚果糖(FOS)進行膳食組合,并探究了其在小鼠流感疫苗接種模型中對免疫反應的影響。

研究人員發現,低聚糖混合物有助于改善疫苗特異性 T-helper 1 型反應和促進腸系膜淋巴結 B 細胞激活,同時有助于提高受試小鼠全身 IgG1 和 IgG2a 濃度。

“此外,有趣的是,”Hewlings 說,“有人認為腸道和肺之間存在雙向溝通,并稱之為腸-肺軸。這一聯系常常被用于解釋腸道菌群失調與呼吸疾病之間的聯系。據推測,腸-肺軸或許可以解釋 COVID-19 陽性患者所表現出的一些胃腸道癥狀。”

那么,究竟何為雞,何為蛋?是肺健康的失衡影響了腸道健康,還是腸道健康的失衡影響了肺部健康?對此,我們尚未明晰。但我們知道的是,作為 COVID-19 主要宿主細胞受體的血管緊張素轉換酶 2(ACE2),和一種同時存在于肺部和胃腸道的酶,或許與其相關。

Hewlings 說:“已有證據證明,益生菌可以作為 ACE 抑制劑,并且也有可能作為 ACE 受體(病毒通道)的潛在阻斷劑;蛟S益生元也有此功能,因為它們也可以阻斷 ACE 酶并促進益生菌生長3。”

 

04

前景廣闊

最后,Peters 指出,研究表明菊粉和低聚果糖有助于血糖管理4,“因為它們會使血糖反應以較低的水平上升。擁有健康的血糖水平也很重要,因為血糖水平升高會損害免疫力,哪怕僅僅是在很短的時間內。”

但對于大多數消費者來說,益生元的益處依然是對腸道健康的作用。正如 Cargill 公司全球市場營銷項目經理 Pam Stauffer 所說,“我們知道消費者越來越重視消化道健康,也越來越熟知纖維、益生菌和益生元等成分的重要性。”

國際食品信息理事會基金會(International Food Information Council Foundation)有關食品與健康的最新調查5表明,美國足足有 45%的消費者將益生元評為健康食品,高于前一年的 36%。

當談到有什么方式能更好地推動益生元發展時,Hewlings 表示希望可以出臺更嚴格的監管標準,用以更好地“定義益生元的空間及其益處,這將從根本上提高消費者對益生元的認知。”然而到目前為止,FDA 還沒有為這一類別提供法律規范。

此外,Hewlings 還表示,雖然益生元對健康的益處有很多,但“關于這些益處的教育信息應該保持簡單和個性化,而不是與益生菌或纖維混為一談。”

全球益生元協會(Global Prebiotic Association)執行董事 Len Monheit 則認為,該行業繁榮的最大風險來自“一些公司只是盲目跟風,僅僅‘夸夸其談’”,然而在配方中并沒有使用有效的益生元水平,“或者是在沒有循證的情況下將其成分稱之為‘益生元’。”這種行為難道不應該糾正嗎?“我們應該遵循科學,并確保使用有效劑量。”

不過從好的方面來看,他指出,信托透明中心(Trust Transparency Center)開展了 2020 年度成分透明中心(ITC)對補充劑用戶的調查,結果發現有 81%的受訪者聽說過益生元,并有 60%的美國受訪者說他們對相關成分非;驑O其熟悉。

此外,他繼續說,“新的研究正不斷涌現,行業也需要緊跟研究潮流,特別是當我們不再把纖維作為益生元唯一來源時。”因為正如 Monheit 所說的,“并非所有的益生菌元都是纖維,也并非所有的纖維都是益生元。”

例如,蘑菇具有益生元潛力,因為其富含幾丁質、半纖維素、α 和 β-葡聚糖、甘露聚糖、木聚糖和半乳糖多糖。“這些化合物具有免疫調節作用和抗腫瘤活性,并與淋巴細胞、巨噬細胞、造血干細胞、T 細胞、樹突狀細胞和自然殺傷細胞的活性有關,在天然免疫和適應性免疫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6,”Monheit 說,“這可真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參考文獻:

1.Davani-Davari D et al. “Prebiotics: definition, types, sources,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s.” Foods, vol. 8, no. 3 (March 9, 2019): 92

2.Xiao L et al. “The combination of 2'-fucosyllactose with short-chain galacto-oligosaccharides and long-chain fructo-oligosaccharides that enhance influenza vaccine responses is associated with mucosal immune regulation in mice.” Journal of Nutrition, vol. 149, no. 5 (May 1, 2019): 856-869

3.Olaimat AN et al. “The potential application of probiotics and prebiotics for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COVID-19.” NPJ Science of Food. Published online October 5, 2020.

4.Jafar N et al. “The effect of short-term hyperglycemia on the innate immune system.”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the Medical Sciences, vol. 351, no. 2 (February 2016): 201-211

5.International Food Information Council. “2020 Food and Health Survey.” Published May 2020.

6.Singdevsachan SK et al. “Mushroom polysaccharides as potential prebiotics with their antitumor and immunomodulating properties: A review.” Bioactive Carbohydrates and Dietary Fibre, vol. 7, no. 1 (January 2016): 1-14

0
分享到  
 
 


微博評論
內容正在加載中,請稍候……
 
 

七级裸体片